《阴阳女主播》元君瑶唐明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《阴阳女主播》元君瑶唐明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阴阳女主播

作者:吞鬼的女孩

主角:元君瑶唐明黎

分类:悬疑灵异

连载中 | 2020-09-16 16:44:10

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

完结小说《阴阳女主播》由吞鬼的女孩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,主角元君瑶唐明黎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我叫元君瑶,这个名字是外婆给我起的,意思是“美玉”,但我一点也不美,反而是个丑八怪。据说,我生下来不到三个月,脸上就开始长瘤子,爸妈把我送到医院,医生检查之后说,这是纤维瘤,良性的,死不了人,但不能割,割了还会长,说不定就长成恶性的了。...

女主播 阴阳 女主 主播

《阴阳女主播》精彩内容

话没说完,唐明黎就往他脸上招呼了一拳,把他给直接打昏了过去。

“这种**,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?”他道。

【好帅啊!主播帅,暴君更帅!】

【主播暴君正好配一对!】

【主播,说到做到,这是两顶皇冠,请收下。】

女鬼已经死了,鬼空间也渐渐消散,我们又回到了正常的世界。

“主播,你就是主播?”东风吹跑了过来,兴奋地说:“你们都没事儿,真是太好了。”

我朝他点了点头,说:“这次多亏了你,谢谢你。”

东风吹脸一红,说:“不用谢。不过……主播能不能让我跟你合个影?”他踌躇了一下,又说,“如果你能让我看看你的真容就好了。”

我的心一抖,从小到大,我从来没有照过相,连学校毕业的时候照合影,我也没去,也没有人希望我去,连老师都说,我是一颗老鼠屎,会搅坏一锅汤,以后学生看照片上有个这么丑的人,多膈应。

唐明黎仿佛看出我心中所想,开口道:“主播要走神秘路线,容貌必须保密。”

东风吹连忙说:“这个能理解,能理解。”

唐明黎对我道:“待会儿可能警察要来,你先回去,这里自然有我应付,不必担心。”他吩咐那两个保镖:“你们帮我把元女士送回去。”

我朝他点了点头,然后看了一眼尹晟尧,他正用审视的目光望着我,我低下头,加快了脚步。

不知道他认出我来了没有,要是认出来了,会不会杀我灭口?

我心中有些忐忑,回到家中,打开黑岩TV,却突然跳了一个对话框出来,让我升级直播间,我没想太多,就升级了,花了将近两个小时,升级后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我清点这次直播的打赏,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啊,全部加起来,居然超过了十万。

第四次直播,打赏居然就能过十万,就是全网都没有这么好的成绩吧。

对尹晟尧的那一点惧怕被我丢到了脑后,再看我的等级,已经从黑铁级升到了白银级了,我现在的分成是八成!

发了发了,这次真的发了。

没想到直播居然这么赚钱。

我满心欢喜地翻着网页,自从我的直播间火了之后,黑岩TV上出现了很多直播见鬼的,但大多都是装神弄鬼,再加五毛钱特效,我点进去看,发现全都是骂声。

我有些疑惑,为什么我次次直播都能见到鬼,而别人一辈子都未必能见到一次,难不成我是吸引鬼魂的体质?

我顿时觉得屋子里有点冷,打了个冷战,不会的,不然我前面二十年怎么没见过鬼?

叮咚。

一声脆响,我发现一个名叫“云霞仙子”的请求加我为好友。

我眼睛一亮,这个云霞仙子之前可是打赏了我五顶皇冠,土豪不能不巴结。

我通过了申请,耳机里响起一个清脆动听的女声:“正阳真君那老鬼说的没错,你这打鬼捉鬼真挺有意思。”

我连忙说:“原来姐姐是正阳真君的朋友,他今天没看我的直播吗?”

“他今天有事去了,我觉得有趣,就来看看,果然没让我失望。”云霞仙子笑道,“小妹妹,你运气不错,可是这捉鬼的本事可不怎么样,还有你那些捉鬼的道具,都是不入流的东西,你就不知道去买些好的?”

我脸有点红,为了省钱,我配的辟邪朱砂,都是用的最便宜的材料。

“姐姐你不知道,我家中有个病人,躺在医院里天天都要花钱,我又没有工作,所以能省则省了。”我连忙解释。

云霞仙子摇头道:“你这样可不行,这次是你运气好,要是下次遇到个更厉害的,岂不是命都没有了?这样吧,姐姐我今天心情好,跟你又投缘,送你一个药方,你拿去炼药卖钱,买些好的法器来,免得捉鬼直播变成了自杀直播。”

说着,便给我发了一个文档,我打开一看,居然是祛疤膏。

我再想问问,却发现云霞仙子已经下线了,他的个人信息和正阳真君一样,都是一片空白。

我感叹道,都是高人啊。

这祛疤膏的药材都挺常见了,我去中药店里一样买了几斤回来,然后按照药方上的程序熬制,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跟熬中药差不多,以前我经常给外婆熬药。

我将药渣全都滤出来,然后将浓郁的药汁继续熬煮,直到熬得水快干之时,需要输入一缕灵气。

之前的步骤谁都会,而这一步,是最重要的一步,也是普通人无法逾越的一步。

我现在还不能灵气外放,只能抓着瓦罐的把手,将灵气小心翼翼地输入其中。

在灵气输入的那一刻,浓稠的药汁仿佛荡漾起一层淡淡的白光,然后迅速消散其中。

又熬了将近半个小时,水全都被熬干了,药罐里面只剩下一层白霜。

明明是黑色的药汁,却能凝出如此洁白的药膏,而且还有一股异样的药香。

我将这些药膏刮出来的时候,满屋子都弥漫着这种香味,闻着非常舒服。

我将药膏刮进精致的瓷盒子里,这是买药材的时候顺便买的胭脂盒。

白如凝脂的膏体,在青花瓷的盒子里,卖相极佳,我却有些担心,这玩意儿真的有效吗?

先在自己身上试试吧。

我手背上正好有一道伤疤,是小时候被人恶作剧伤的,我挖了一小块,涂在伤口上,伤口刚开始冰冰凉凉的,没过多久就开始发热。

忙了一天,我也累了,开始打坐修炼,第二天早上又吸收了一缕鸿蒙紫气,感觉体内的灵气又茁壮了一些。

我伸了个懒腰,却忽然看见,我的右手背光洁嫩滑,我不敢相信地揉了揉,疤痕真的不见了。

居然真的有效,而且是速效,十来年的伤疤,说没就没了。

我可以想象,这药膏拿出去会有多轰动。

我又在自己身上试了几次,无论是新伤还是旧伤,所有的伤疤一扫而光,我照了照镜子,此时我的身体毫无瑕疵,如同精雕细琢的艺术品。

只是,这张脸依然不能看。

我心中满是希望,总有一天,我会变成大美人的。

那么,现在问题来了,我该怎么把这个推销出去呢?谁会相信一个三无产品?

没办法,还是只得求助于唐明黎。

唐明黎告诉我,我走之后,警察来了,带走了林经理,而那个被杀的前台,是他的情人,他出轨了。

而且,出轨对象还不止一个,那几个居然都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。

林经理的岳家知道后大发雷霆,他老婆跟他闪电离婚,拿走了他所有的股份和钱。

他一无所有,还要坐几十年的牢。

至于其他事情,他告诉我,他都搞定了。

连这种事情都能搞定,真是神通广大。

我问他,有没有认识什么有钱的朋友,最好的是女人,身上有难看的伤疤。

“巧了。”他在电话里笑了笑,说,“我正好认识一个。”

朱玲,曾经红极一时的女影星,她长得倾国倾城,身段姣好,演技绝佳,一出道就引起了轰动,她所主演的七部影片,每一部都得了国际大奖。

据说,只要是她出演的片子,哪怕是极品大烂片都有人看。

但是,在她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,她却在一次拍摄的时候被烧伤,小半边脸都烧坏了。

虽然小命保住,但脸没了,一切都没有了,好在她手中还有丰厚的积蓄,不愁吃穿,但整日闷在屋子里,不肯走出房门一步。

唐明黎和她有点交情,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同意见面。

唐明黎开车带我来到山城市郊外的那座湖边别墅,这座别墅造型独特,后现代风格,简洁明了,配上这清澈的湖泊和对面的翠绿山峰,有种反差美。

一位中年女仆领着我们进去,她小声地说:“朱小姐今天心情有些不好,两位还请多担待一些,千万不要**她。”

她脸上带着几分愁容,是真的关心朱玲。

我们来到朱玲的卧室,她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背影孤寂而落寞。

“朱玲。”唐明黎轻声说,“我们来了。”

朱玲缓缓地回过头,青丝长发之下,赫然是半张被烧毁的脸。

“唐少,没想到你会来看我。”朱玲面无表情地说,“自从我出事之后,以前那些围在我身后,像狗一样转来转去的,全都避我如蛇蝎。”

唐明黎道:“那样的人,不来也好,免得看着扫兴。”

朱玲的目光缓缓地转到我的身上,目光不善地说:“唐少,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人了吧?她真的有可以治好我烧伤的药膏?”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正是。”

“是中药膏?”她又问。

我再次点头:“是的。”

她脸色一沉,说:“唐少,我是看你的面子,才同意见她,但你应该知道,我一直不信中医。中医不过是巫医,都是骗子,从小到大,我就没有碰过中药。”

她转身道:“你们走吧。”

唐明黎还想说什么,我上前一步,道:“你应该已经试过所有的办法了吧?植皮也植过很多次了,都无法治好脸上的伤,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不试试呢?俗话说,死马当作活马医,反正你又不会损失什么。”

朱玲冷哼一声:“难道你那个什么药膏不要钱?”

“当然要。”我说,“而且价格不低。”

朱玲瞥了一眼唐明黎,目露恶光:“你就带着这么一个骗子来见我?未免欺人太甚。”

朱玲的性格就是这样,直来直去,也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,因而得罪过不少人。她得势的时候,那些人自然隐而不发,她失势之后,个个都落井下石,谁都想要上来踩上一脚。

唐明黎的脸色也有些不好,正要开口,我忽然取下自己的帽子和口罩,露出我这张丑陋的脸。

朱玲看了一眼,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“这是纤维瘤,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医生就说治不好,我一辈子都只能顶着这张脸生活。”我直视着她的眼睛,说,“但我从不气馁,就算生活再艰难,我也要坚强地活下去。所以,我能够明白你的痛苦,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骗你的。”

我的话,似乎让她有所触动,良久,她才叹了口气,说:“好,我愿意试试,不过先说好,如果没有效果,我是不会付钱的。”

“当然。”我连忙点头,“你可以先涂一小块,看看效果。”

青花瓷做的胭脂盒,恬静高雅,我一打开盒子,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,唐明黎眼睛一亮,连不相信中医的朱玲,都露出几分享受的表情。

我亲自挖了一小块,涂在她右脸颊上,只涂了一小块,然后道:“今晚不要洗脸,明天一早就能看到效果了。”

朱玲冷冷地嗤笑一声,显然是不信。

我也不与她争辩,到时候自有分晓。

回去的路上,唐明黎忍不住说:“你不该说明天就能看到效果,就是灵丹妙药,也没有这么快的药效。别看朱玲现在落魄了,其实她的舅舅是蓉城地下势力的老大,因而她以前得罪那么多人,也没人敢来找她的麻烦。”

我明白他的意思,如果明天药膏不见效,我就是在耍着她玩儿,她要整死我,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我不置可否,只是浅浅地笑了笑,说:“成不成,明天就能见分晓。”

唐明黎无奈地摇了摇头,心中暗暗想,反正我能护住她,就让她胡闹一次吧。

第二天一早,唐明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声音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:“刚才朱玲电话里告诉我,你的药膏居然真的有效,想要立刻见你。”

我嘴角勾起一道自信的弧度,这是当然,我可是在自己身上试过很多次了。

这次来到湖边别墅的时候,朱玲热情得多,她那死水一样的眼睛里再次亮起希望的光彩。

“你看,真的有效。”她兴奋地迎上来,指了指自己的脸,涂抹了药膏的那一小块,已经光滑如新,吹弹可破,如同婴儿的皮肤。

唐明黎更加不可思议,侧过头来重新打量我。

他心想,这个女孩总能给他惊喜。

“抱歉,我昨天的态度不太好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,“以前我遇到了太多的骗子,自然要警觉一些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我摆了摆手,“我又不是医生,你怀疑我也正常。朱玲女士,我治好你的烧伤,治疗费一共二……三十万,你看如何?”

朱玲瞪大眼睛看着我,我心中发虚,难道是嫌贵了?我这盒药膏的本钱也就几百块,现在一开口就是三十万,会不会被认为是讹诈啊?

“才三十万?”朱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原来这么便宜吗?”

我这才回过味儿来,对于朱玲来说,那张脸就是全部,别说是三十万了,就是三百万、三千万她也掏。国外不就有很多明星给自己的腿、胳膊、胸之类的买几千万上亿的保险吗?

我心中肉痛不已,唉,本想狠狠敲诈她一笔,没想到却说少了,我果然还是不能理解有钱人的世界。

这次她非常爽快地转了三十万给我,又给我多转了十万,说这是酬谢,我也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。

我挖出一大坨药膏,小心地敷在她的脸上,她一脸享受,邀请我们今晚住下,明天一早和她一起见证奇迹。

我怕中途会有什么变故,也就答应了。

我们一起吃了一顿清淡但极其可口的晚餐,晚上又一起喝了茶,吃了茶点,然后各自回房安歇。

在经过朱玲房间的时候,我闻到一股异香,步子一顿,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朱玲问。

“这点的什么香?”我问。

“就是普通的檀香。”她说,“我喜欢檀香清雅的味道。”

我皱眉道:“这味道有些古怪。我可以看看吗?”

朱玲对我极为信服,点头道:“请随意。”

这时,我发现跟在后面的中年女仆露出几分紧张,心中不由得一动。

难道真的有猫腻?

我走进屋子,异香更加浓郁,我拿起紫砂香炉,打开闻了闻,惊道:“这里面放了螺旋草!”

我用眼角的余光朝中年女仆瞥了一眼,听到螺旋草,她脸色霎时惨白。

朱玲奇怪地问:“螺旋草是什么东西?”

我脸色严肃地说:“螺旋草是一种能导致幻觉的植物,我小时候在乡下,曾见过有个骗人的神婆,受家属的邀请,给刚死去的老人招魂。他根本没有招魂的本事,靠的就是往香炉里放入大量螺旋草,让家属产生幻觉。我外婆就当众拆穿了她的伎俩,从香炉里掏出还没有烧完的螺旋草粉,当时我所闻到的就是这种香味。”

朱玲脸色顿时变得惨白:“怪不得我最近总是做噩梦,原来是中了毒!”

我严肃地说:“如果长期吸入螺旋草,跟吸毒没有什么区别,精神会一天天萎靡,噩梦缠身,最后精神失常,自杀身亡。”

朱玲浑身发冷,她脸毁了,事业没了,如果这个时候自杀,谁也不会怀疑。

好狠毒的计策。

我说:“朱玲女士,能告诉我,给你准备檀香的是谁吗?这种阴险恶毒之人,绝对不能放过。”

朱玲回过头,看向站在门边的中年女仆:“欣姨,难道我对你不好吗?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中年女仆见事情败露,也不狡辩了,只是用恶毒的目光瞪着她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害死了我的儿子,我要你偿命!”

朱玲怒道:“你儿子明明是病死的,我还借了你一大笔钱给他治病,我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欣姨大哭起来:“那笔钱都被那杀千刀的孩子爹拿去赌了呀!”

朱玲道:“既然如此,你不去找他的麻烦,为什么来对我下手?”

欣姨咬着牙说:“当时我跟你借二十万,你只肯借十万,如果你能借我二十万,哪怕被他爸爸赌输了十万,我也有钱救孩子啊。朱玲,难道我服侍你这么多年,还值不了二十万吗?”

朱玲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,她害自己的理由居然是这个,当时她打听过,手术只需要八万,剩下两万做营养费足够了,便只借了十万,哪里知道她借二十万,本来就有十万是拿去给她男人赌博的。

我越听越生气,怒道:“当初你不把钱给你老公拿去赌不就行了?说到底,还是你自己软弱,你连报复你老公都不敢,之所以来对朱玲女士下手,也不过是因为她待你很好,你觉得她好欺负罢了!你既蠢且恶,死不足惜!”

我的话戳中了他的痛处,她大吼一声,不顾一切地朝我扑了过来,被唐明黎一脚踢翻。

朱玲叫来了保镖,把她控制起来,准备明天交给警察。

她对欣姨是有几分真情的,此时极为伤心,另外找了个房间,早早地睡下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是被一声惊呼吵醒的,匆匆来到朱玲的卧房,她正对着镜子,痛哭流涕。

我慌了,难道药膏有问题?

“朱玲女士,你,你没事吧?”我胆战心惊地问。

她回过头,我顿时惊得无法呼吸。

好美,好美的女人!

肤如凝脂,唇如朱果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目光流转之中,全都是令人目眩神迷的风情。

“我好了,我完全好了。”她喜极而泣,抓住我的手,说,“君瑶,谢谢你,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妹妹,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,只要你开口,我一定会帮你做到。”

我忙答应着,但心里却不以为然,给她治伤是收了费的,她也不过是高兴之余随口说的,我千万不能当真,不然就是不识趣了。

就在这时,那个负责看守欣姨的保镖急匆匆跑进来,焦急地说:“朱玲女士,不好了,欣姨跑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朱玲怒道,“你怎么能让她跑了?”

保镖羞愧地低下头,说:“都是我的错,女士,请允许我引咎辞职。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见唐明黎冷声道:“你不用辞职了,先去警局吧。”

他大步走进屋来,脸色阴沉,像丢垃圾一样将欣姨扔在地上,欣姨吓得瑟瑟发抖,惊恐地求饶:“大小姐,求求你,饶过我这一次吧,我不想坐牢啊。”

朱玲也不是笨蛋,冷声道:“你说,是谁放你走的?”

欣姨战战兢兢地看向保镖,保镖猛地朝唐明黎踢出一脚,然后迅速朝窗外逃去。

唐明黎拿起桌上的艺术品摆件,随手一扔,打在保镖的身上,保镖惨叫一声,扑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,头上满是鲜血。

欣姨吓得差点昏过去,唐明黎冷声道:“老实交代,是谁指使你们给朱玲女士下毒的?你如果敢说一句假话,就不仅仅是坐牢的事情了。”

欣姨颤抖如筛糠,连忙说:“我说,我什么都说。大小姐,让我来对你下毒的是宋娜。”

朱玲脸色大变,拍案而起,怒道:“宋娜她抢了我的男朋友,我的事业,把我的一切都抢走了,还不满足吗?”

我之前在网上查过,这个宋娜是朱玲的学妹,当年朱玲提携她,才让她有了点名气。朱玲出事之后,娱乐公司就彻底放弃了她,力捧宋娜。现在宋娜已经代替了朱玲,成为了当家花旦。

朱玲以前的男朋友叫方华健,是全国有名的金牌经纪人,跟朱玲闪电分手之后,和宋娜成了一对,经常在公众面前秀恩爱。

真是渣男贱女的绝配。

“宋娜说,说方华健老是拿她跟你比较,说她处处都不如你,她对你恨之入骨,所以才……”欣姨低着头,吞吞吐吐地说。

朱玲咬牙道:“欺人太甚!”

朱玲沉吟片刻,对唐明黎说:“唐先生,这次多谢你了,后面的事情,我会妥善处理。”

她当着我们给她的舅舅打了个电话,我们帮着她将人送去警局之后便告辞回家。

唐明黎在车上问我:“君瑶,你这个去疤膏可以量产吗?”

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唐明黎道:“我旗下有一所医药公司,我想跟你买下药方,或者你用药方入股都可以,你看如何?”

我苦笑道:“有钱赚我当然高兴,但是这药膏不能量产,就是我自己做,数量也很有限。”

唐明黎无奈地叹息,这要是能量产,肯定会在全世界引起轰动,他旗下那间普通的医药公司也会一跃成为全球知名大企业。

太可惜了。

《阴阳女主播》相关文章

更多章节

吞鬼的女孩其他作品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莫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