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奈何总裁要馋我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孔月枳倪川小说全文
《奈何总裁要馋我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孔月枳倪川小说全文

奈何总裁要馋我

作者:曼纽儿

主角:孔月枳倪川

分类:豪门总裁

已完结 | 2020-09-16 17:31:26

下载阅读

主人公叫孔月枳倪川的小说是《奈何总裁要馋我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曼纽儿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看着孔月枳一副怪罪他、痛恨他的倔犟模样,倪川气结。他负气道:“就是我从中作梗,你能拿我怎么样。还有,你要搞清楚,就算我不与你结亲,你孔家和他岳家也不会有结果。”...

总裁

《奈何总裁要馋我》精彩内容

她越反抗,越激起了他的兴致。他更加粗暴了,一下掀起了她的裙子。

“不要……”孔月枳无力地喊着。

“不要什么。”倪川望着她,双眸燃着烈火。

“你在侵犯我。”孔月枳怒视着他。

“是的。”

他猛地剥下她的上衣,孔月枳叫了一声,急切道:“你从不对我这样。”

“对不起,以前是我会错了意。”

他说着,就不再顾忌什么了。

孔月枳闷哼了一声。她知道一切已经再无可挽回了。

“谁是没用的男人,嗯?”倪川咬着她的耳朵问,“告诉我,谁没用。你告诉我……”

孔月枳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她也没有哭出来,泪水只在眼眶中汪着。没有了岳嘉成,她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。

“对不起。我……”倪川说。

他强行要了她。事后,他看上去竟然比她还要难过。

但同时,他心内又有那么点欢喜。孔月枳她是第一次,而且是给了他倪川的。

他暗暗发誓,他以后一定要对她好,加倍疼她,爱她。

他真心同她道歉,但孔月枳吝啬的不肯说一句话,只是安静地躺在床上。

倪川也无话可说了,站起身,穿好衣服,默默地离开了家。

周五的晚上,倪川和孔月枳在奶奶家吃过晚饭,就开车送孔月枳回家。

车里没有播放车载音乐,他俩也没有开口说话,车厢里显得很安静。

倪川瞥了瞥孔月枳,刚才分别的时候,奶奶有问过他与月枳的关系。

可能她老人家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什么,格外叮嘱他要多多关心未婚妻。

关心孔月枳,他想的。

但她的心不在他倪川这里。

他知道,她心里还放不下岳嘉成。

没关系,他可以等。等到她心里有他为止。

孔月枳知道他在看她,又见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,以为他想问她,在他们晚餐时就谈到的两家公司合作的事。

她虽然不正经去自家公司上班,但那合作上的事她也知道一些。

但她自觉比他能沉得住气,所以只管静坐着。

然而,他却并不开口问。

孔月枳就恨他对她这么自以为是的宽容。

自从与岳嘉成分手之后,她就不再需要别人对她好。而倪川对她的千依百顺更是让她感到厌恶。

况且他又不是真正的关心她。他对她的好,完全是建立在两家利益的基础上,这一点她知道。所以她讨厌他。

“晚上的饭菜还合你的口味吗?”开了一段路后,倪川温声问道。

孔月枳心下冷笑一声,知道他毕竟忍不住,要找机会问她公司的事情了。

“合不合胃口,也都吃进嘴里,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倪川微微叹了一叹:“月枳啊,我们能好好地谈谈吗?”

孔月枳不想和他谈。再说,也没什么可谈的。

他们所关心的有关利益方面的事,她根本就不屑去谈及。

如果想谈他俩的关系,那就更没什么可说的。如果觉得她不好,趁早取消婚约。

“不是在说话吗。”孔月枳冷然道。

“我是说……”

这时,手机**响起,将倪川准备好的温言软语给打断了。

孔月枳接起电话,脸上有了笑容。

“好的……”孔月枳抬眸看看前方,“我离你那边只有一条马路,我马上过来。”

她挂断电话,就打开小包包,一面补妆,一面说:“我就在前面那个路口下车,麻烦你停一停。”

倪川看了她一眼:“你要去什么地方,见谁?”

孔月枳一面涂口红,一面说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倪川唇角抽动了一下,面色阴沉起来。

他执着地说:“太晚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不用,我自己认得回家的路。”孔月枳不在意地说。

“可我不放心。你至少得告诉我去见谁……”

孔月枳哼笑一声:“暂时还轮不到你不放心。前面停车。”

倪川没有放慢速度。

“喂,前面停车啊。”孔月枳朝他凶起来。

倪川猛得一脚踩下刹车,车子刺耳地响了一记,便停下了。

由于急刹车,孔月枳的身子剧烈地晃动了一下。

她气恼地盯了他一眼,骂道:“有病吧。”

她一把推开车门,走下车去。

倪川听着重重的关门声,气闷地捶了一下方向盘。又愤愤然挂了挡驶离。

不知道孔月枳去见谁。

但毫无疑问,她应该是去泡吧。她又那么美丽,万一在酒吧里遇到什么心怀不鬼的人,她一个柔弱的女子,又该怎么应对?

一想至此,他还是打了一个方向盘,掉头跟过去。

孔月枳走进酒吧的时候,她的好闺蜜小禾、雪儿、贝贝已经在那儿喝了不少酒了。各人都现出微醺的神态,而且相当兴奋。

她们一见到孔月枳,就欢笑着尖叫起来,迎上去又是搂又是亲。

好在,这是间相当热闹的酒吧。无论怎么疯狂,也都不会过分。

雪儿一手拎着一瓶啤酒,一手钳着一根烧了小半截的烟,笑指孔月枳道:“月枳,你来晚了,得罚你干掉它。”

说着,就把手中的那瓶啤酒递过去。

小禾伸手一把挡掉,说:“你那只是半瓶,来,要干就干这瓶。”

她伸手从桌上众啤酒瓶中捉了一瓶,还未等她送到孔月枳面前,孔月枳就已从那矮桌上拿起一瓶,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。

贝贝拍手叫好。那两位一看她那么豪迈,也陪着豪爽了一把,各自将手中的酒瓶口往自己的嘴中灌下去。

一时,她们仨都把一瓶、半瓶的啤酒喝尽,又都欢声叫嚷起来。

“你呀,来的不巧了。”贝贝点了一根烟说。

孔月枳也叼了根烟,挨身过去点火,一面问道:“怎么不巧了?不正是时候吗。”

“你来迟了,没见我狠狠地骂那个负心汉。”贝贝道。

“负心汉?”孔月枳笑。

不知道她这个多情的闺蜜又甩掉了哪个男人,却每次反骂那个倒霉的男人负心。

雪儿接口道:“贝贝的意思啊,是说你来迟了,可能错过了某个人。”

“谁啊?”孔月枳吐着烟雾,问。

“岳嘉成喽。”雪儿道。

《奈何总裁要馋我》相关文章

更多章节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莫愁阅读